我對單車道的異議建立在自己對於單車的需求上,我想要安全的騎單車、快速的到達我想要去的地方,我也想要騎在一個對單車友善的街頭上,我覺得在洛杉磯這個城市中所建立的單車道都相當的不安全、與世隔絕又受到孤立、且完全不和熱門地點連接,這顯現出了政府想要把單車騎士完全分離整個交通系統的慾望,最糟的是,政府完全不想在單車設施這塊花錢,這樣最好是會讓單車道的品質變好啦。

這裡就來提一下為什麼我反對單車道:

安全方面:

  在洛杉磯,單車道大多數都被牆壁、圍欄和灌木叢隔離起來,這創造了一個不但隱密又充滿危險的地區,橘線的隔音牆讓當地居民遠離捷運的聲響,不過這也代表了一件事情,如果某個單車騎士呼救的話,也完全不會有人聽到!而且這地方超級隱密,隱密到變成流浪漢的群聚地了!就在這裡的治安問題開始暴露出來後,人們驚訝地發現,原來洛杉磯警察局和其餘治安部門都不知道橘線單車道到底是給誰管的。

  
如果有人不幸摔車、受傷或是需要緊急醫療救助時,他們沒有辦法得到任何幫助,因為牆壁和圍籬阻擋了他們求救的聲響。
△       
如果有人在單車道受到攻擊,不會有任何人目擊到整個攻擊的過程,而且因為很重要所以再提一次,沒有人會聽到他們求救。強暴、幫派攻擊、圍毆、搶劫、謀殺和各種施暴都有可能在偏僻的單車道發生,而且只要地方又偏僻又隱密,這些事情就有可能隨時發生、不管時間是什麼時候!那些被金屬防護網、隔音牆和灌木叢圍繞的單車道都非常不安全,更可怕的是,一旦有事情發生,單車騎士拿起手機準備通報時,你要怎麼通報?地址呢?地鐵道有專門的標示記號,健行步道也有,那為什麼洛杉磯的單車道都沒有?

△  Tom Ward國際登山車協會的政策執行長曾經被送到醫院去,因為他在騎單車時被人攻擊、而且害他的髖關節碎了,當他躺在地上的時候,兇手不僅攻擊他、還威脅Ward要殺了他,當地的警察建議大眾不要一個人騎單車
△  David Santor,一個巴洛納河濱車道的常客,當他在某天的傍晚騎車時,被四個年輕人襲擊並且偷走他的單車,襲擊者們留下滿身傷痕又骨折的Santor徜徉而去。

△  另一個在巴洛納河濱車道的單車騎士在下午一點的時候被兩個男人攻擊,攻擊者把他打倒在地、用辣椒噴霧噴他然後偷走他的後背包,當這位單車騎士走到當地警察局報案時,警察不斷詢問他「你到底是在哪條街被攻擊的?」

△  巴洛納河濱車道的攻擊事件迫使市議交通委員會介入,而我也不斷向他們爭論「隔離單車道根本不會讓它更安全,當你們以為這項作為疏通了交通阻塞問題時,其實是在創造更多不安全的環境!」,但是他們絲毫沒有聽進去,他們正在用別人的人身安全來冒險,然後創造自己的政績!

  洛杉磯市政府承諾要給民眾一個安全又方便的騎車空間,但是當事情發生時他們卻一直向法院爭辯,有一位在洛杉磯河濱車道騎車的民眾表示,他因為單車道的大門設計不良而受傷,市政府表示那是因為他危險騎車而導致的,還強調「單車道」是作為休閒用途而不是交通用,並且極力避免在單車道的設計和修繕部分做辯論,他們將一切都輕描淡寫地推給單車騎士,以對方"危險騎車"來作為保護盾牌,這意味著市政府對任何在單車道發生意外的人都不負責,不管是單車道的修繕、燈光維護、草木修剪、圍籬修補和各式各樣所需的修繕項目都是最低優先,「單車道」被市政府認為是放鬆休閒用的、而不具有交通用途(這解釋了他們的所作所為)

這些地方漂亮歸漂亮,就算想體驗杳無人煙的感覺也請注意人身安全!  
台灣有些單車道非常漂亮,是大家休閒的好去處,
不過仔細想想這些地方可能潛藏著什麼危機呢?

修繕費:

  單車道需要一筆經費去保養,需要保養的部分有:足夠的照明、障礙物清除(樹枝、垃圾、破玻璃之類的)、修繕毀壞處、修剪草木、修補路面道路、移除大型障礙物(大型枝幹、大型廢棄物、廢棄車輛等等…),如果沒有一筆資金去做這些事,你就會得到一個既沒有照明又爛到不行的單車道,而單車道修繕費一直都相當短缺,這也是為什麼洛杉磯交通部一直不肯承擔責任的原因

詭異的目的地:

設計部份:
△  洛杉磯河濱車道的路緣坡正好設計在面對十字路口處,所以當某個人騎著單車從那裡滑下去時,就是直接滑到十字路口,他會直接撞上轉彎的車潮或路人、嬰兒車或輪椅等等…這個小小的路緣坡就這樣被人潮堵住,這一切都會發生在人行道旁邊、而且大多數的車禍意外都會在這裡發生
△  
而錢德勒單車道單車道雖然蓋在寬闊又沒有任何遮掩物的地方,但是問題在於它根本沒有分向,不管是來或去、人們在上面擠成一團,這裡常常發生意外,兩個美國單車聯盟的指導員和一個穿著直排輪的人對撞,然後兩個單車騎士都骨折了

△  單車道在設計上很受到家庭歡迎,家長常常鼓勵孩子在單車道上騎單車,這創造了一個對孩子相當危險的環境,因為他們很有可能會被正在趕路的單車騎士撞到,換而言之,刻意把單車道和交通網絡分開除了上述缺點外還有這樣的壞處,你當然可以叫那些騎很快的單車騎士們放慢速度,不過如果在正常道路上規劃單車專用線,他們就不會撞到人了!

小編還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孤身一人到偏僻地方騎車,會發生什麼事大家都不知道  
小編還是要提醒大家不要一個人到荒郊野外騎單車喔!就像去爬山一樣,一定要記得告知家人朋友

通道關閉問題:

  太過偏遠的單車道常常被關閉,而原因時常是因為他們實在是太…偏僻了,阿羅約塞柯單車道在河道旁,每次只要下雨就關閉,巴洛納河濱車道會因為犯罪事件而被迫關閉,塞普爾韋達單車道蓋在洪水氾濫區,如果單車道每次都必須因為某些原因無預警的關閉又讓通勤者沒有其他替代道路,那單車道永遠都不會成為一個有效的解決塞車方案,我要再一次強調,洛杉磯市政府把單車道蓋在能蓋的地方,而不是需要它的地方

花費:
  約2.8公里的聖費爾南多單車道大約花了420萬美金,而一般畫在道路旁的單車專用線每1.6公里約5千美金到5萬美金(端看地勢、有無大型物件、道路維修、燈號調整和其餘設施而定),這代表420萬美金可以在洛杉磯規劃大約135-1352公里的一般單車線,而洛杉磯市政府目前的單車設施建造草案擬定花費420萬來規劃一般單車線、1億5千230萬來蓋偏僻地區的單車大道!每分花在單車大道上的錢都是沒有必要的,他們應該更專注於市中心單車線的規劃、而不是把錢都投去蓋蚊子單車道!
  而研究證明了我的觀點是對的,在荷蘭、德國、丹麥甚至美國都有許多研究指出被隔離的單車道增加了意外發生的機率,一個1990年的研究顯示有視覺死角的單車道讓車禍平均增加了11.9起

在Wiki上面關於偏遠單車道的數據:
  在芬蘭的赫爾辛基,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出單車騎士融入交通中會較為安全,而非使用該市長約800公里、完全從交通系統中獨立出來的單車道,1980年德國柏林警察和立法機構所做的調查也顯示同樣的結果,在柏林有10%這種隔離式單車道,而這些隔離式車道造成了約75%的死亡事故和嚴重單車車禍,在英國的米爾頓凱恩斯有許多單車和汽車的碰撞事故,因為該地的單車道系統規劃不良

  當我聽到那些具有實際影響力的人暢談柏林和歐洲的單車設施有多棒的時候,我只覺得很生氣,因為他們顯然沒有多做研究就胡亂瞎說,這些人只不過是在放假的時候到歐洲騎騎車,不代表他們可以不須事先研究就大把大把的花我們的納稅錢,然後做出一堆既不安全、沒有實際用途最後又因為某些原因被迫關閉的爛設施,上網搜尋資料有這麼難嗎?
  我不期望大多數的單車通勤族會去做研究、查資料,但是我希望讓他們知道自己到底在幹麻還有到底冒了哪些風險,我們需要有能力去區分「實際上的安全」和「幻想中的安全」,最近哥本哈根的研究指出他們的有些單車設施有著對路上安全的負面影響
  「隔離政策」從來沒有實用過!在國家上無法運作(我來自一個共產國家,所以我知道隔離政策一點用都沒有),在人類身上也沒有用(不管是性別、有色人種或宗教,大家都在抵抗被隔離、但是同時也被不同的勢力威脅著),更不可能在交通上有用,我們有行動上的自由、這是我們的權力!
  在騎單車正式作為休閒用途前,洛杉磯市政府應該要表態支持所有在洛杉磯街頭上的單車騎士,然後創造出一個單車友善的環境!

  其實台灣也一點都不單車友善,明明是單車零件輸出大國,可是台中作為一個單車出產市也沒有一條像樣的單車路線,小編外婆家附近的旱溪倒是有單車線啦,不過很明顯的都被人拿來停車,我也不覺得河提道上是適合騎單車的好地點,因為有很多人都會在那邊散步,牽著狗的狗鏈可能會讓人從車上飛出去,不管是撞人撞狗都不會好到哪裡去,這樣說並不是要責怪民眾的意思,而是想強調台灣真的需要好好的做一下城市規劃,不過查了不少文章就會發現,台灣政府根本沒有用心在做這塊,從一堆蚊子館和智障設計(奇怪的無障礙空間和盲人專用道)就看得出來,甚至到最近的益民商圈槍擊案都一再提醒我們只要地方一大、又空曠無人就會發生一些鳥事,小編實在不懂為什麼益民商圈的洗手間要設在暗暗的停車場,這樣不是對女孩子很危險嗎?

神秘引導磚  
神秘引導磚

鬼島鬼設計  
鬼島鬼設計

  或許民眾也要督促政府關於單車相關設施的建設,畢竟還是有很多學生是騎單車上學的,每次看他們在車陣中穿梭都替他們捏把冷汗!

  文章取自StreetsBlog LA,小編節錄了重點翻譯,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原文!

 

yark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